解剖室的最后一课

  • A+

冬季的解剖室寒冷而又森寂,到处弥漫着既刺鼻又刺眼的福尔马林味,墙上挂满了花色斑斓的人体解剖图谱,有肌肉图谱、神经图谱、血液循环图谱、骨骼图谱以及各个器官的图析,后面靠墙立着两个玻璃柜,柜子第一层整整齐齐码着七个头骨,骨面上涂了一层亮漆防止氧化,俩眼孔黑洞洞的。第二层是像灯笼一样的躯干骨,第三层放着骨盆和一条条四肢骨。最后一层杂七杂八搁了许多不规则骨,有下颌骨、椎骨、肋骨、锁骨等。北墙角放置着两个蓝色塑料桶,桶里像腌咸菜一样浸泡着五脏,还有半个头颅,他的容貌居然清晰可见,浓浓的眉毛,半睁的眼睛还是双眼皮,鼻梁笔直,嘴唇薄薄的。屋子中间的大梁上垂下一根铁条,末端拴着一枚螺丝钉,钉进一副骨架的头顶,这副骨架很完整,骨与骨之间用螺丝扣衔接的很紧密。四张不锈钢课桌很像加了四条腿的棺椁,前两张供我们做笔记用,后两张躺了两具剥了皮、开胸剖腹的尸体,一男一女,已经不新鲜了,听说在这里躺了六七年了,肌肉已经微微发黑,但是每根血管、神经都能找到,关节还能活动。尸体不用时就用湿布裹了,再用塑料布裹紧放进桌盒里。

解剖室的最后一课

今天是最后一节人体解剖实验课,快要期末考试了,老师也没什么可讲的。他是一个很邋遢的人,一身白大褂好像从没洗过,有点发黄了,沾着斑斑污渍。头发也是油晃晃的,沾着尘粒。他给我们画完书上的重点之后就坐在了讲座上打起盹来,双臂裹紧棉袄,不住的打哈哈。没等放学他就不辞而别了,解剖室里的学生也纷纷步入他的后尘。

我嗡嗡背着老师画的重点,抬头一看这里除了我和桌子上躺的那两位,就只剩下一个人了。他看了我一眼说:“咋还不走嘞?”我说:“不是没下课吗?走这么早干啥去?”他合上书坐到我那张桌子前说:“背的咋样来?我提问提问你。”我说:“学这么久的医学,没学会咋给人看病,越学越感觉自己真渺小,这浩如烟海的医学真是太博大精深了,穷毕生之力也未必能把它融会贯通。”他说:“确实,你看这人身上的每一个器官,每一个系统都能延伸出一门学问,想学精一门就已经不容易了,更不用说整个人体。”我说:“嗯,我感觉医学更像一门哲学,参悟生命,解读人生。”他说:“我也悟出了一门哲学,一开始我以为我比死去的人要幸运,至少我很年轻,还很健康,无病无痛,可是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我生不如死。”我说:“那你能告诉我什么是生什么是死吗?”他说:“生是等待死的过程。” 

我说:“也可以这么说吧,我爸在医院里工作很忙,我也在医院里长大,七岁那年就见过死人了,其实死人没什么可怕的,可怕的是人对生命的淡漠冷视,我一共见过三个死婴,一次是在医院外的垃圾堆里,后来被狗撕吃了。一次是在医院厕所外的垃圾堆里。最后一次见更让我触目惊心,医院里的清洁工把死婴扔到了医院外的一摞砖堆上,住在附近的老太婆发现之后恼得破口大骂,用铁锹端着死婴又扔回了医院里,我看见小婴儿被白毛巾裹着,只露一个煞白的小脑袋。”

他说:“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究竟是为了什么?好好的活,好好的死?”

我说:“对生死参的最透的是佛教,按佛教的道理来讲,人可以进入一种超脱生死的境界,叫涅磐,就是精神思想脱离了肉体的束缚而独立存在。”

他说:“愿闻其详。”

我说:“咱举个例子吧,你说孔子死了没?相对于肉体而言,他是死了,永远不存在了,化成了尘土。但是相对于精神境界,他不但没有死,他还活的轰轰烈烈,两千年来他依然像太阳一样炙烤着大地,你能说他真的死了吗?一个人,如果肉体死了,并不代表真的死了,只要你的精神思想还在人世间一代代流传,那你就没有死,你就是涅磐。相反而言,人如果舍弃了精神思想,只为满足于肉体的欲望而活着,那这副躯体就是行尸走肉。肉体是供精神思想来驾驭的。肉体一旦控制了精神思想,那肉体的欲望就永远没法满足。佛经中有句话:‘六欲尘念,终堕无间’。”

他说:“是的,肉体是会毁灭的,而精神思想是永远不朽的,马克思、毛泽东、邓小平他们确实死了,可是他们的思想依然影响着我们的生活,能说他们死了吗?”

我说:“不但肉体会毁灭,在这个世界上凡是有形存在的东西都会毁灭,比如这栋房子、这张桌子,它能保存多少年?一千年之后它还存在吗?”

他说:“只有无形的东西才会永远存在,因为它无形,所以不能毁灭。”

我指着桌子上躺着的尸体说:“对,咱再讨论另一个话题,你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东西真正属于你?或者说如果你死了,你能带走什么?”

他说:“这个问题很难回答,大眼一看,这个世界上还没真正属于我自己的东西,既然有形的东西都会毁灭,那有形的东西都不属于我。就像我这个手机,刚买回来时我喜欢的爱不释手,现在真想扔了再换一个新的。”

我说:“你只答对了一半,大千世界,幻泡影,有形的东西得到之后就意味着失去,抛开这些身外之物不说,就连我们的身体都不属于我们自己,我们的躯体属于地球,我们的身体是承载和表达精神思想的机械,我们的身体来自于地球,因为我们之所以能生存,全依赖于地球上的水和食物,组成我们身体的元素也来自于地球,地球不属于人类,而人类属于地球。我们的身体都属于地球,那我们的手机、玩具等等也当然属于地球,我们取借于地球,终究要还于地球。既然我们属于地球,那我们死亡之后就回归于地球,组成我们身体的元素被打散,重新组成新的生命,但是我们的精神思想还在,并将一代代流传下去。”

他说:“这个世界真正属于我们的东西是装在脑子里的知识,还有人与人之间的感情,只有这两样无形的东西才是亘古不变的,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将之毁灭。”

我说:“对,知识和感情就是精神思想的源泉,就算你死了,这两样东西还会在人世间永存,只是换了一种形式,虽然你的躯体毁灭,但你的精神思想会借助别人的躯体而存在,别人在你的精神思想的基础上延伸出更高深的精神思想。”

他说:“我们学医的更应该明白这个道理,一个人真正需要的东西并不多,自己真正需要的东西除了一日三餐、几件遮体的衣服、一间容身的房子、几本书、知心朋友之外,其它东西都是多余的,而人这辈子最重要的事就是保护身体、呵护感情、充实思想,因为只有这几件东西真正属于你,也是你最终能带走的东西。需要的东西越多,烦恼也就越多。清心寡欲,粗茶淡饭,品味生活。”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扫一扫加关注
  • weinxin
  • 微信公众号
  • 扫一扫加关注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